White Black

[HP]艾丽的养猫日常:有些仓促的结局(4.2)

金杯君没想到一觉醒来他竟然离开了布莱克家的金库。

看周围的环境像是有求必应屋。虽然猫咪用品几乎摆满了这里的每一寸空间,但屋子里充盈着特殊的魔法气息,让他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

这种感觉只有霍格沃茨能带给他。

等等,那边坐在猫爬架顶端的那只波斯猫不是挂坠盒吗?用猫抓板磨指甲的英短是复活石戒指,睡觉的布偶猫是日记本,连猫窝里的茶杯猫也是魂片!

天哪,难道所有魂器都变成猫了吗?

金杯君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迈着尽fei量chang优bie雅niu的猫步照了照一旁的镜子——很好,它现在是一只淡银色美短猫了。

正在金杯喵怀疑人生的时候,冠冕喵走了进来。很显然它现在是魂片喵们的领导者,尽管日记本喵和挂坠盒喵总想篡位。

冠冕喵:“现在(适应新环境后),你们对消灭主魂有什么想法吗?”

日记本喵:“一个阿瓦达就能解决问题,可惜我没法用这个咒语。”

戒指喵:“要你何用?”

挂坠盒喵:“我们干脆吸收掉日记本的力量好了,反正他这么弱。”

冠冕喵:“闭嘴,挂坠盒。起码日记本能施展咒语,你和金杯现在用一个漂浮咒都困难吧。”

挂坠盒喵:“啧。”

金杯喵:“杀掉主魂不难,可只要有我们这些魂器在,他的灵魂不灭,早晚会卷土重来的。”

日记本喵:“你们杀他的时候吸收掉他的力量不就行了?”

挂坠盒喵:“你说的容易,先想想主魂的核心思维是什么吧,傻猫。”

日记本喵直接动手了。

看着布偶猫和波斯猫的打斗,冠冕喵分析着主魂和其他魂器的核心思维。自己是“对知识的渴望”,日记本是“年少的回忆”,戒指是“对家人的希冀”,金杯是“恻隐之心”,挂坠盒是“对纯血贵族的尊重”,伤疤魂片的产生纯属意外,不过它可以先定义为“对颜值的最后底线”,毕竟新复活的主魂实在太丑了,此外分给纳吉尼的魂片……应该是把“仅剩的智商”给它了吧。

这样算下来,主魂就只剩下“对强大力量和永生的无穷欲望”了。

嗯……怎么感觉分裂魂片的过程像是取糟粕而去精华呢。

当初为什么要制造魂器?

为了永生。

好吧,这样看来主魂还算是有始有终。

冠冕喵:“我赞成挂坠盒的观点,以主魂对生命的执着,确实很难完全干掉他。”

戒指喵:“干脆把他也变成猫吧,然后给它戴那种永远摘不下来的耻辱套。”

日记本喵:“同意。”

挂坠盒喵:“赞同。”

伤疤喵:“我也同意。”

金杯喵:“最后纳吉尼怎么办?”

冠冕喵:“也变成猫,让它去跟蛇怪作伴。”

散会。

 

冠冕喵:“对了戒指,我睡着的时候能去中土学习精灵们的知识,你呢?”

戒指喵:“在逝者的世界徘徊,还有变成猫跟海伦玩。”

冠冕喵:“她一直没长大?”

戒指喵:“身体上很难再变了,不过心理年龄在十一岁左右。”

冠冕喵:“那你可有的等了。”

戒指喵:“不急。听说日记本还在想办法解决自己的年龄问题呢,毕竟再过几年韦斯莱小姐就跟他一样大了,继续下去就会发展成姐弟恋,你知道我们都不喜欢那样。”

冠冕喵:“那倒是。你知道金杯梦里的世界怎么样吗?”

戒指喵:“他说那里的巫师称自己为‘变种人’,力量普遍很弱,而且还被麻瓜排挤。金杯正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听说他女朋友叫琴·葛蕾,是个红发变种人。”

冠冕喵:“挂坠盒说他在梦里是第一批就读霍格沃茨的学生,还成了真正的斯莱特林继承人,四巨头亲口承认的。不过一直没遇到中意的姑娘。我猜他其实是喜欢上了一个格兰芬多,就是不愿意承认。”

戒指喵:“有可能,他最有学院包袱了。”

 

艾丽对着存储魔法的小水晶球们狠狠施放了几打变猫咒,直到魔力耗尽才停下。冠冕君递给她一瓶恢复魔力的魔药,他看着艾丽全部喝下才放心离开。

伏地魔从没想过自己会输给一群猫,当时他被困在房间里,索命咒和钻心咒射不中一只猫,自己还老被水晶球打脸。暴怒的黑魔王智商降到了最低,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视线慢慢变得与猫咪齐平了,等他的爪子彻底抓不住魔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冠冕君拿起地上的紫衫木魔杖,变出一只耻辱套给那只还有点意识不清的加拿大无毛猫戴上,附赠了几个永久粘贴咒和加固咒。

至于隔壁的纳吉尼,它最后变成了无尾曼克斯猫跟学校的巨型橘猫作伴了。

 

———————————————————————————————

艾丽一毕业就和冠冕君结婚了。她去魔法部工作了几年就辞职了,冠冕君读过霍格沃茨的每一本书后也辞去了教授的职位,两人一同踏上了环游世界的旅程,偶尔回英国与朋友们相聚。

 

挂坠盒君在纠结他对格兰芬多继承人的感情。

 

金妮和汤姆的爱情受到了家里的阻挠,不过最后她还是和同岁的汤姆结婚了。他们有三个孩子,两男一女。等他们的孙子去上学时,校长就是汤姆自己了。他从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做起,后来还当过魔药学教授,变形术教授,还代过几节麻瓜研究课。

 

伤疤喵简单快乐地度过了它漫长的猫生,当然,是和卢娜一起。

 

挂坠盒君还在纠结他对格兰芬多继承人的感情。

 

戒指君最终等到了他的小海伦长大,他们一直生活在逝者的世界里,直到死亡女神忍无可忍地把这对老是在她眼前秀恩爱的情侣扔回活人的世界。

海拉:“我诅咒你们下辈子有缘无分!”

戒指君:“走着瞧。”

 

金杯君想过把琴内心黑凤凰的一面做成魂器,不过最后还是保留了爱人完整的灵魂。查尔斯教授介绍的心理医生很有能力,就是食谱不太正常。

汉尼拔:“当我想好好治疗病人的时候,效率比转变威尔高多了。”

 

挂坠盒君依旧在纠结他对格兰芬多继承人的感情。

 

伏地魔喵又戴着耻辱套活了几年,也算是一只长寿猫了。

 

纳吉尼花了好长时间才习惯没有尾巴的生活,它成了洛丽斯夫人的朋友,两只猫结伴去抓捕夜游的学生,效率创历史新高,它们成了霍格沃茨学生心里第二讨厌的生物(第一是油腻腻的老蝙蝠)。

 

挂坠盒君被格兰芬多继承人套麻袋,直接拎到魔法部签字结婚了。

坎迪丝:“签字!”

挂坠盒君:“……好吧。”

坎迪丝:“你要是真不喜欢我就算了。”格兰芬多宝剑准备。

挂坠盒君一边签字一边回答:“其实我挺喜欢你的,当然没有你想的那么喜欢,不过也算是比较强烈的那种……”

坎迪丝抱着挂坠盒君的脖子亲了他三分钟。

工作人员:“那个,注意一下,我们这是办公地点,不是你们家卧室。”没有床。


评论

热度(2)